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94文學 > 歷史 > 盲眼王爺紅玲妃 > 第七十二章 被打擊的小白

盲眼王爺紅玲妃 第七十二章 被打擊的小白

作者:墨躚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0-01-24 16:59:16 來源:筆趣閣

張子騖告辭而去,哪管街上行人見他一身衣衫極不合身所投來的異樣眼光,徑直奔向都尉府。

都尉府的老管家已經被放了回來,家產也都被送回,老管家正在清點這些財物里被損壞的,遺失的,吩咐著賬房,將這些一筆一筆的記到賬上。

“張伯,張伯,大人回來了!”

正跟賬房忙著的張管家一愣,“可是都尉大人回府了?”

來報信的小廝氣喘吁吁,卻掩不住一臉的喜氣:“正是!人都已經到了門口啦!”

“好!我這就過去!”

張管家連忙交代了賬房幾句,便匆匆往門口奔去。

半路上,張管家還拉住了一個小廝,交代到:”去吩咐廚房,給大人做些熱乎的吃食去?!?/p>

這小廝也是一臉喜氣:“好嘞,張伯。奴才這就去!”

“好,好,都好?!?/p>

張管家接著激動的往府門口趕。

門口站著的八尺男兒,身著一身短衣,蓬頭垢面,眼底猩紅。

張管家這眼窩子就不自覺的發脹,他跟著張子騖孩子十來年,哪見過張子騖如此狼狽的模樣?就算是戰場上,這人一身浴血,也未曾這么狼狽過。

張子騖見著張管家,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張伯,我回來了?!?/p>

“好,回來就好??爝M來,快進來,站門口像什么話?!?/p>

張子騖笑嘻嘻的,“張伯,過會兒我還得出去呢,我回來就是想看看你們都是否平安,再跟你討一個銅板?!?/p>

張管家傻了眼,“一個銅板?”

“這身衣裳的錢?!睆堊域\扯了扯自己身上的這身衣服,“雖是不太合身,卻也不錯。對了,還有一碗姜茶,總共一個銅板?!?/p>

張子騖撓撓腦袋:“張伯,我還沒給人家錢呢,我得給人家送過去。

張管家愣了半晌,你這身衣裳哪是不太合身?這明顯就是短了一大截!

還有這料子,哪怕是不怎么合身,可看著也是全新的衣裳,只值一個銅板?

張管家眼看著張子騖發絲被雨淋濕后未曾搭理,都險些在頭上打結的長發,再瞅瞅這人眼底密布的血絲,就苦口婆心的勸:“您,您這樣子,叫我可怎么能安心讓您出去?您若是著急,就把地址告訴老奴一聲,老奴敲鑼打鼓,提著禮品給人家送過去,可好?”

張子騖搖頭:“這怎么行,答應好人家的,自然要親自送去?!?/p>

“大人喲,您瞧瞧您這一身,這都回自個兒府上了,可不得打理好了才能見人?”

“人家都見過我張子騖最落魄的樣子了,這算什么?”

“大人!您就算不在乎別人,可您不能讓那安姑娘看了笑話不是?雖是人家死了,可是大人,咱……”

“胡說什么!她沒……”張子騖猛的閉了嘴。

張管家嘆了口氣,抓著張子騖的手就把他往里帶。

“大人,咱先洗洗,換一身合身的衣裳,再喝碗熱湯墊墊肚子,小憩一會兒再去。老奴知您心里難受,老奴這心也難受??扇硕紱]了,活著的更要好生活著,大人,安姑娘在天上看著呢,您得讓安姑娘知道,她這輩子啊,沒看錯人!”

張子騖愣了愣,一想到神醫青竹不愿意透漏行蹤,再想到青竹交代過此時安似月不宜見人,便順著張伯的話接了下去:“行,張伯,我聽您的?!?/p>

“好,咱先回屋。您也累了,先躺一躺,老奴差人去給您燒些熱水來,給您洗洗!”

“嗯?!?/p>

“行,那您先歇著,老奴告退?!?/p>

“張伯慢走?!?/p>

張子騖往下人門剛鋪好的床上一歪,本以為睡不著的男人,剛一沾枕頭,便沉沉的睡去了。

身負的罪責已除,心愛的姑娘安好。實在是沒有什么能再壓在張子騖身上,心上的大石消散,早已疲憊不堪的人,急需好好睡一覺。

張伯燒好了熱水,想前來喚人的時候,就見張子騖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張伯輕手輕腳的給他蓋好了被子,再幫他關上了門,由著他睡去。

屋里的這孩子,也該是歇一歇了。

九王府里,剛接到飛鴿傳書的嚴七飛身趕來:“爺!神醫青竹傳了信來?!?/p>

莫冬兒剛含進嘴里的一口茶險些噴了出來,神醫青竹,她都多久沒聽過有人這么喊竹兒了,沒想到這回,竟是在九王府里聽到了這個稱呼。

嚴青忍不住視線亂瞟。

溫白就顯得極為自然,“快拿來?!?/p>

溫白接了嚴七遞過來的信,草草的讀過一遍,信上果真如莫大小姐所言,神醫青竹以一個銅板的診金救治了安似月,且人已醒來。

溫白大松了口氣。

溫白確實腦子靈活,論起沙場派兵點陣,兵法謀略,那溫白絕對是手到擒來??蛇@京城手段紛雜層出不窮,溫白到底還是不夠擅長。

溫白沖著莫冬兒一抱拳:“王妃果真料事如神。溫某,甘拜下風?!?/p>

“你該佩服的,是竹兒!”

“是,竹兒姑娘果真心思縝密。溫某人,自愧不如?!?/p>

莫冬兒單手敲著石桌,“比起你們這計劃,我更好奇的是,安似月為什么沒有暗衛?!?/p>

溫白頓時覺得自己無故失蹤的智商又有了大顯身手的機會,“王妃,安府里的嫡出姑娘理應都是有一個庶女做暗衛來陪嫁。當年是安似月先嫁的人,小安府給安似月挑選的暗衛,叫安璇?!?/p>

“安似月那時已經心有所屬,只可惜反抗不了自己的親事。既然所嫁非人,她那時也不想在丞相府后院里勾心斗角,更不想再搭上一個年輕的姑娘做陪嫁。也算得上是為了那個庶女在小安府里大鬧了一場?!?/p>

“可惜那鬧歸鬧,安似月卻沒有鬧出來什么。小安府是個能下狠手的,嫡女已經許了人動不得,便活活逼死了一個庶女?!?/p>

莫冬兒歪著頭問:“這個庶女是何人?”

“安璇?!?/p>

“安璇,她可有什么姐妹?”

“太子側妃安輕云身邊的陪嫁庶女安琳,正是安璇的同胞妹妹?!?/p>

小姑娘頭上的紅鈴晃了晃,“我知道了?!?/p>

靳辰軒適時的拉住了小姑娘的手,“冬兒?”

“嗯,在呢?!?/p>

“萬事有我?!?/p>

“知道啦,阿軒最好啦?!?/p>

溫白抖了抖身子,這兩人,真讓人受不了。

莫冬兒又問:“溫公子,那你們又為何打算讓小安府分崩離析?

溫白笑了笑:“王妃可以等回去問問莫年?!?/p>

莫冬兒聳肩:“你不是說吩咐過莫年不得聲張?那孩子是個死心眼,哪怕我問了,他也不一定會說?!?/p>

“這倒是我的不是了,不過王妃,我既然答應了莫年鏟除尋花樓,自會辦到,如今倒是看不出來什么,可這結果,定會讓您滿意?,F在最主要的,就是看上面,對小安府之人的態度如何了?!?/p>

莫冬兒瞇著鳳眸輕笑:“原來他是要請你幫他鏟除尋花樓?!?/p>

嘎?

溫白感覺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

“不是,王妃,莫年這都沒跟您說?”溫白咂咂嘴:“嘖嘖,真沒想到,那小子還挺能藏住事兒?!?/p>

“說什么呀,那時候我都進宮了,他還咋說?”

在旁邊一聲不吭做石像的靳辰軒:“……”

沒良心的小姑娘,怎么就不能多跟他說兩句話呢?難不成是他的存在感不夠明顯?靳辰軒思及此,悄悄的,放了一絲冷氣出去。

就放一絲絲吧,免得凍著了自家小姑娘。

莫冬兒:“說說,你怎么給他出的主意?先鏟除尋花樓背后的小安府?還有那張子騖,是你們的人?”

“王妃高見!”溫白絲毫沒發覺靳辰軒的小脾氣,明擺著就是被這人放的冷氣凍習慣了,這一絲絲,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溫白笑道:“是張子騖來找的我,想讓我幫他娶媳婦兒!”

“安似月?”

“正是?!?/p>

“這樣啊?!毙」媚稂c點頭,轉頭扯了扯靳辰軒的衣袖,“阿軒,你冷嗎?”

糟!凍著自家小可愛了!

靳辰軒寒氣秒收,溫聲問自家小姑娘:“你冷了?”

莫冬兒搖頭,搖的發間紅鈴一晃一晃,“剛下過雨,我怕你冷了,我們進去吧?!?/p>

靳辰軒求之不得:“好?!?/p>

突然被拋棄的溫白:“……”

溫白又坐了一會兒,暗自磨了磨后槽牙,他也有點想找媳婦兒了,改天去跟王妃問問,看看蘇家還有沒有未定親的姑娘。

溫白咬牙,被北疆所有人都以為能孤獨終老的小九都有了寵上心尖的姑娘,他也不能落了后,他也得去找一個!

確如溫白所料,安似月刑場獨白,京城暗地里,風起云涌。

就連花丞相都不能免俗,得知了這個消息,趕緊喊來了丞相夫人,連連囑咐丞相夫人立即就往東宮遞上拜帖,求見太子妃。

丞相夫人一驚,頓時也想到了花丞相所顧慮之人,太子側妃,安輕云。

丞相夫人趕忙遣人去遞了拜帖。

而這京城里的各家夫人,也紛紛往自家女兒的府上遞了帖子。

小安府,安家老爺子一舉拐杖,再狠狠的戳到地上。

“老大,看看你教的好女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淘宝快3吧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 内蒙古十一选五平台 双码是双数吗 七乐彩专家免费预测 云南11选5最新公式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 河南快三一定牛和值走势图 牛达人配资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